國家公務員網 地方站:
您的當前位置:江西公務員考試網 >> 江西公務員申論資料 >> 熱點時評

公務員考試申論熱點:“反回扣”醫生

發布:2010-12-06    來源:江西公務員考試網 字號: | | 我要提問我要提問

  【社會問題的背景】

  (1)山東滕州市中醫院“反回扣醫生”楊國梁,他拒收回扣,還因拒開回扣藥與領導打架,并與兄長向市委書記舉報醫院里回扣成風。楊家兄弟的連續舉報,遭到同事的孤立,衛生局的官方文件中則顯示,楊國梁“疑有人格障礙傾向”。

  事情發生在,山東省滕州市善國中路25號,滕州中醫院病房樓二樓康復醫療室。這間20平方米左右的醫療室,是內三科大夫楊國梁在醫院里唯一一處可以安心落腳的地方。

  楊國梁,36歲。1999年,他從部隊轉業至滕州市中醫院,負責腦卒中(即腦中風)病人的功能恢復。2008年12月16日,一場突如其來的沖突改變了他平靜的生活。

  當天上午,楊國梁與科室主任徐某及其他同事查房。當查到34床時,徐某要換掉病人正在使用的復方氨基酸。

  楊國梁不同意:“患者找我做康復治療,需要打復方氨基酸,別停了。”但徐某強烈反對。為此,兩人發生了肢體沖突。“徐主任一把抓住我的領口,把我拉到辦公室,將我按倒在地上,用拳頭向我的頭打了兩拳”。

  34床病人當時使用的復方氨基酸,每瓶4.85元。而徐某要求換為每支37.3元的腦蛋白水解物,打點滴時每瓶需3支,共111.9元。在楊國梁看來,藥品的價格及提成是矛盾爆發的關鍵原因,因為腦蛋白水解物比復方氨基酸有更大的回扣空間。“我開藥時只看是否需要,從不看是否有回扣”。

  (2)這次沖突發生后,楊國梁告訴了自己的哥哥——棗莊科技職業學院教師楊運棟。

  楊運棟跳過院方,直接上告滕州市市委書記王忠林,請求上級領導干預,以“斧正中醫院風氣”。

  2009年2月,滕州市領導就此事作出批示,之后,滕州市衛生局成立調查小組,于2009年2月23日展開調查。

  5天后,滕州市衛生局初步調查后認為:此次事件“純屬工作原因”,“除楊國梁外,其他被調查人員均否認存在藥品回扣問題,并寫了書面保證書。因此,藥品回扣的現象無法查證”。

  但楊國梁對他經歷的兩次回扣收入記得很清楚。他向記者回憶道:“科里共有8名大夫,徐某將回扣錢分為10份,自己留兩份,7名大夫各一份,剩余一份不知去向。”這是一種常規的分款方式,護士們沒有份額,意見頗大。“徐某曾給過我兩次回扣錢,一次是2000元,一次是1600元。”但是,楊國梁不能接受此種開藥規則,漸漸被排除在回扣分配人員之外。直至有一天,徐某告訴楊國梁,“那個錢沒有了,沒有那回事了”。

  (3)2009年3月初,滕州市衛生局對“打架事件”的最終調查結果出爐。局長渠懷勤告訴記者,由于事發時“沒有第二、第三人在場”,因此衛生局無法判斷打架事實是否成立。但楊國梁則堅持對方動手打人的事實,稱“當時是王淑君護士長和其他病人及實習生把我拉開的”。

  最終,滕州市衛生局責成滕州市中醫院讓責任方在適當范圍內賠禮道歉。之后,徐某向楊國梁賠禮道歉,并被調離科主任崗位。

  副院長劉真棟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對記者表示,楊徐兩人的肢體沖突是因為“在專業方案上有分歧”而非回扣問題,由于“治療方案各有特色”,因此難以判斷孰對孰錯。但徐某的調動“有懲罰的性質”,畢竟兩人有過沖突,見面時難免尷尬。

  楊國梁和哥哥一致認為,衛生局的調查結果“太令人失望”,2009年6月,楊運棟再次向市委書記王忠林反映醫院風氣及回扣情況。隨后,王忠林責成滕州市紀委調查滕州市中醫院以藥品回扣為主的商業賄賂情況。

  自此,楊家兄弟的角色開始發生轉變:楊運棟成了舉報人,弟弟楊國梁也悄然從回扣的消極無視者,轉變為積極反對者。

  (3)2009年6月,滕州市紀委聯合滕州市檢察院啟動滕州市中醫院商業賄賂情況調查。滕州市紀委常委李軍對記者介紹,調查組與中醫院各科室主任均有談話調查,并已責令科主任及處方醫生將收受的回扣錢上繳紀委。上繳途徑除了紀委的廉政賬戶,還有滕州市衛生局設立的以“任平治”名義開具的私人賬戶。

  市衛生局長渠懷勤坦承,經紀委介入調查后發現,滕州市中醫院確實存在藥品回扣問題,并表示“藥品回扣問題在醫療行業中是一個公開的秘密”。

  記者詢問到底收繳了多少回扣款,李軍表示,由于事件已過去很久,回憶不起來。記者求證幾百萬元回扣的傳聞,李軍否認:“沒那么多。”

  據李軍介紹,紀委根據涉案人員的具體違法情況分別作了移交司法機關、批評教育等區別性處理。截至目前,涉嫌刑事犯罪的僅有中醫院設備科科長唐興法,因為“其他人都是零零星星地累積,而唐興法‘一炮打得很大’”。

  但是,楊運棟與楊國梁認為,按照收受藥品回扣5000元即可立案的標準,所有科主任及交了錢的醫生都應移交司法機關立案偵查。“結果他們只找了一個設備科的唐科長做做樣子。”楊運棟說,“我要保留繼續舉報追究的權利。”

  楊家兄弟的連續舉報,并不受歡迎。

  楊運棟告訴記者,醫院部分領導將他們兄弟的舉報定性為“折騰”。衛生局的官方文件中則顯示,楊國梁“疑有人格障礙傾向”。

  衛生局長渠懷勤認為,這種“人格障礙傾向”,主要表現在楊家兄弟太能“鬧”。他們沒必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討說法,這些事應該“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畢竟同事在一起工作,醫院要求團體協作精神”。

  在一次全院職工大會上,中醫院領導指出,“個別人不能團結合作,造成矛盾滋生;有些關系不理順等”,“必須清理才能有利于醫院發展”。

  (4)在同事杜行看來,楊國梁沒有拒絕回扣、向紀委舉報的必要。“我們醫院現在是負債經營。不以藥養醫的話,將來怎么辦呢?這400來人難道就喝西北風?醫院已經風雨飄搖了”。

  同事們想不通,楊國梁作為醫生,手中緊握選擇藥品的裁判權,為何寧可將權利浪費也不愿獲利?一名同事曾埋怨楊國梁:“你和科主任再怎么打架,也不能到紀委去告啊。”由于楊國梁的告狀,直接影響是醫藥代表來得少了,回扣也少了。并且,“現在誰也不敢再做這個事(回扣)了,誰也不想跟紀委的人打交道。”杜行無奈地表示,錢不容易賺了。

  楊國梁能感受到自己被孤立了起來。不過,他沒有離開中醫院的打算,“越是這樣,我越要站住腳。醫生就是救死扶傷的,收取回扣不是正義之舉,也不是可以長久的做法。”

  【核心觀點】

  (1)從問題的根源上看,老師認為是“醫藥界的潛規則”導致了這個問題,很明顯,在材料中的“楊國梁”確實是一個老實人,遭到同事孤立,衛生局的官方文件中甚至很諷刺地顯示“楊國梁疑有人格障礙傾向”。這說明什么,說明大多數人就是為了混個飯碗。這樣的情形不僅僅存在于人人知其貓膩的醫藥行業,更嚴重的是滲入到各行各業。

  (2)楊國梁這一認真的舉動,最大阻力來自于領導。醫院的領導與其打架,衛生局的領導認為他有精神障礙。集體主義就像一根大棒隨時敲打那些不守規矩的人。撕掉這層假面具,隱藏在下面的實際是借集體之名的等級制。上行下效,一個部門的領導如果不起好的帶頭作用,也是混飯吃,那么離“人人為賊”就不遠了。一個行業的頹壞,從主管這樣行業的領導開始。

  (3)有正必有邪,歸根到底所謂的“惡勢力”其實就是眾人的“貪欲”。楊國梁一個人站得再直,也泯滅不了別人心中的“貪欲”。他不過是“一個人在戰斗”,根本無法改變“人人不守規則”的行業潛規則。社會現實。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人的貪欲不是樹立一兩個道德典型就能抹去的。只能靠大家共同訂立的契約,也就是法律。“拒絕異端”的歷史可謂“源遠流長”。有被頂上十字架的,有被抓進宗教裁判所的,有被推向斷頭臺的,有被綁在火刑柱上的,幸運的是這些“異端”中的大多數被供上了神壇,而那些“頤指氣使的權貴們”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或許從對策角度而言,老師認為,更多的媒體、公眾、民主代表們應該幫助、支持這樣 “老實人”,讓他從“一個人在戰斗”變為“一群人在戰斗”。

  (4)收取藥品回扣是當今醫藥界一大弊病,也是導致老百姓看病難看病貴的重要原因之一。然而,一名普通醫生展示“醫者父母心”的正義之舉卻遭到了層層阻力,步步難行,甚至還在官方文件中被懷疑有“人格障礙傾向”。楊國梁的遭遇暴露的是當前在醫療改革中我們在道德和法律上所缺乏的諸多保護正義、伸張正義的障礙。對那些敢于打破潛規則、揭露黑暗面的勇士,我們在道德上缺乏充分的支持,在法律上缺乏足夠的保護。

  (5)嚴格來說,老師認為,“反回扣醫生”楊國梁所反的并不是回扣,而是回扣背后的問題。這些問題既有醫德因素,也有制度因素。或許不能完全去指責“醫風日下”,但至少,楊國梁還算個有醫德的醫生吧。現實中,有許多醫生吃回扣,不能否認也有“醫生待遇與其學識不成正比”的因素。而醫生待遇不高,又與醫療投入不足有很大關系。所以,老師認為,要根本上解決衛生部門回避醫生回扣問題,應該是加大推進醫療行業的“市場化”,提高醫療行業的“效率”,進而擁有更多的資源區改善“醫生待遇不高”的問題。


 
 推薦閱讀

  公務員考試申論熱點:生態安全


點擊分享此信息:
RSS Tags
返回網頁頂部
CopyRight 2017 http://www.hvoqjs.icu/ All Rights Reserved
(任何引用或轉載本站內容及樣式須注明版權)XML
皇冠广东快乐十分官网